不存在的

[叶黄] 我信了你们的兄弟情

论坛体

名字ID都懒得想了

突发产物,一发完









[求助]好兄弟现在还没有对象,怎么办?




好兄弟是B市人,就用Y代替吧,长相条件年龄都没得挑,就是没事爱嘲讽人,忍忍就行了。


然而至今未婚,连女朋友都没有!我算是他相当好的朋友吧,嗯差不多是最好的吧。


按理说这种事我也没必要插手,我本身也不喜欢多管闲事。但Y有个弟弟要结婚了,他家尊长不乐意了,说Y作为哥哥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影儿!然而Y本身一点也不着急,还是单身得美滋滋。


我去过他家几次,Y的弟弟跟我比较熟,就私下拜托我,劝劝他哥赶紧找个对象。


Y本人秉持着非暴力不合作的宗旨,他家尊长的要求也从“门当户对漂亮懂事大家闺秀”变成了“领回来是个人就行”,传宗接代的任务也交给了他弟弟。


但Y还是不为所动!我也隐晦地提了几句你不想结婚吗,结果他也不回答,就对我笑了笑问还PK吗,我还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jpg.







1L
我怎么对楼主很感兴趣,楼主单身吗?想找对象吗?是男的吧?


2L 流木
本人男,单身,目前过得挺好,不想找对象


3L
卧槽楼主手速好快


4L
心疼楼主哈哈哈哈哈哈楼主年纪多少啊


5L 流木
怎么开始关心我了提提建议啊!我和Y都20多,Y比我大三岁


6L
Y会不会是性冷淡啊所以对找对象不感兴趣


7L 流木
我觉得不是,我住他家的时候看过他洗澡,早上起来也有生理反应啊


8L
emm楼主你和他真的是普通朋友吗


9L流木
当然不是!我和他是好兄弟!


10L
😁好兄弟睡一起?


11L 流木
不睡一起难道分床睡?

他原来住H市,我G市人,只有等假期才能去他那里住几天。

他跟我同一个职业,我和他都算是这个行业顶尖的了,平时都很忙。

他来我这里我们也一块睡的,衣服还穿错过好几次



12L
真是感人肺腑的兄弟情✘


13L
我怎么感觉我又要吃狗粮


14L
认真一点,职业的男女比例多少啊?有女孩子追他吗?


15L 流木
这个问题太心酸了,男女比例往多了吹,10:1吧。

本来就算是少见职业,从职业上找是不可能了。

我的部门还是彻头彻尾的和尚庙呢,被他嘲讽了好几次


16L
哈哈哈哈哈哈和尚庙也太惨了这题我不会答了


17L
等等Y嘲讽你们和尚庙,他们部门有小姐姐吗,参考一下


18L 流木
他们是小姐姐最多的部门了,但也只有两个

一个已经有人追了,我感觉他俩就是纯粹的友情,特别纯

还有一个跟他认识好几年了,但那是他妹妹啊,不具有参考价值……

不过他妹妹长得特别漂亮,不是普通漂亮,是立刻可以出道当明星,靠脸吃饭绰绰有余的那种级别,职业上也特别厉害


19L
我突然有了个想法,Y不会是想找个比他妹妹还漂亮的人当女朋友吧 (都没有我妹妹好看还考虑什么


20L 流木
我还没往这个方向想过……那就是没戏了,没有符合这个条件的人了


21L
哈哈哈哈哈那你问过Y喜欢什么类型的吗


22L 流木
我当然问过,他说看感觉,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感觉???

我硬着头皮问他的感觉,属于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他说日久生情,还补了一句必须是认识好几年的

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jpg.


23L
楼主任重道远


24L
哪位大佬出来帮帮这位可怜人


25L
Y是不是比较宅,热衷于打游戏,不爱出门,不爱撩妹


26L 流木
我们这个职业没有不热衷于打游戏的,他是比较宅啦但应该经常出门。

我去H市时他当导游,逛过景点去过游乐场,连看电影都去过好几个不同的电影院了,挺像模像样的。

他来G市时我总拉他出门走走,他也挺乐意的听我介绍我大G市的美食的。

我口味偏甜,H市有什么甜的他就顺手给我买了寄过来。

我现在除了G市最熟悉的就是H市了,就是他带的


27L
景点+游乐场+电影+吃饭,这怎么跟我刚看过的约会指南一样呢


28L
楼上明白就好给楼主一个兄弟情的面子


29L
之前Y有没有对什么类型的小姐姐感兴趣过啊?


30L 流木
据我所知没有,等会我问问他妹妹


31L
坐等更新


32L 流木
我回来了!他妹妹说喜欢我(没错就是楼主)这种类型的,她没开玩笑……

我这种类型?帅气冷酷风流倜傥?那他还是单身一辈子吧,我这么好的人没有第二个了


33L
卧槽再说一遍楼主手速好快


34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冷酷你认真的吗


35L
原来楼主是冷酷人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6L
关键难道不是喜欢楼主这种类型的吗(敲黑板


37L
重点划的好!这就是暗示啊


38L
楼上瞎说,这分明就是明示


39L
散了散了又是来发狗粮的


40L
好了所有疑点没了迎来HE吧




END.




[叶黄] 如你加速下坠 (1)

末世paro,废墟上重建的堡垒,带上丧尸

算强强吧,防剧透就不写叶黄身份了

近未来时期,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灾难毫无预兆地停止了,一如它突如其来地发生。



短短一个月,十分之一的人类陷入了永远的长眠。



劫后余生的狂喜与痛失亲人的恸哭成为幸存者仅剩的情绪。全世界的人类第一次放下了所有偏见,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紧密相拥,一遍遍地对别人也对自己安慰着,至少一切都过去了,至少我们还活着,至少明天的太阳还会如以前一样,毫不吝啬地照耀四方。



但随后而来的一切清晰明了地宣布,这一切不过是人类可怜的自作多情。希望只不过是浮光掠影,迅速破灭之后,永无止境的绝望才刚刚睁开眼睛。



彼时灾难刚刚落下帷幕,但遗留的辐射与疾病悄无声息冒出芽来,几天后就势不可挡地席卷全球,证明了他们才是真正毁灭性的打击。



历经五年,存活的人类锐减到公园纪年时期的三分之一。



所幸的是,各大洲都建立了许多大型避难所(南极洲只有两个规模较小的科研基地),一度瘫痪的交通与医疗也能为普通公民提供最基础的保障。



犯罪率仍然居高不下,但大多数案件也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控制。



同时,顶尖的人员与技术联合起来,共同寻找抵抗辐射的方法。



这五年里,有人提出过向外星移民,但速度始终是无法跨越的天堑;也有人提出将所有的的避难所连接起来,扩张为覆盖地球的大型堡垒,但本就稀缺的材料难以支持如此巨大的工程。



最后,基因改造被公认为可行性最高的方案。



在灾难发生前,曾经遥不可及的基因工程已经平民化,多数正规医院都能进行对DNA进行简单的处理,人口数目达到了空前高峰。



黄少天是第一批接受基因改造的人类之一。



这么说并不严谨——手术之后,他们已经不能算作灵长类人科人属的智人种了,特定意义的深入交流还可以做的,只是出现了生殖隔离。



黄少天倒无所谓。



他在灾难之前交过女朋友也有过男朋友,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经常被人夸赞,身边也从不乏追求者。



他没想过结婚,在交往前就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他不愿给人不可能的期待。



看到孩子时他常常觉得可爱,也会蹲下身耐心地陪小孩子漫无边际地聊天,时不时会掏出一些小礼物,很受孩子欢迎。



亲朋好友经常拜托他照管几天孩子他也乐意,只是自己并不打算要一个。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



黄少天人缘很好,不管男女老幼都挺喜欢他,对他一些小小的违规行为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经常被同行戏称为“活标本”,因为他是第一批接受手术的所有试验品中,唯一一个能正常生活的成功品,此后的第二批与第三批试验品都以他的DNA为基础进行新的改造。



包括之后科学家又他的DNA进行一系列的调整和完善,成功率为百分之百,依旧没出现过任何致命的排斥反应。



他很清楚自己所谓的“特异体质”是怎么回事,也估计现在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谓“大灾难”的大致来源。



前提是,那所疗养院里所有人都已经死了。



他曾经四处奔波,他倾尽全力,作用却微乎其微。



大厦将倾,他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他熟悉的一切灰飞烟灭。



今天轮到他出去巡逻,这也是他每月能够出城的唯一机会。



季节本应是盛夏,避难所之外仍是秋末冬初的颓败景象。铅灰色的云层终年不散,太阳在层层遮挡下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黄少天并不着急,放眼望去天地空旷,是只有他自己才可以欣赏的景色。



他可以在外面足足停留三天,三天里既无牵挂也无责任,算是对他“活化石”的特殊优待。



潮湿的水汽在空气中悬浮,黄少天回头,避难所已经升起了“伞”。



他加快速度,前往最近的洞穴。辐射后的雨带有一定的腐蚀性。



曾有人在大雨中站了一天,被发现时连白骨都有所溶解,无法辨别身份。



虽然黄少天在雨中坚持几天问题不大,但他也不想再体验那种仿若虫子在身上爬行的刺痛感。



等他赶到洞穴,雨已经稀稀落落的开始下了一阵子,预计几分钟后就会暴雨倾盆。



但黄少天站在洞穴入口迟迟不进。



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安装好了便携供热器,上衣在上面搭着,脊背赤裸,肌肉线条分明。



他察觉到了黄少天的存在,稍稍回头,手里依旧夹着烟草,昏暗中的表情似笑非笑:



“小朋友进来吧,这雨一时半会儿可停不了。”






TBC.




一开始只想写一个叶黄在末日相爱的小故事……结果越写越长。预计十章之内完结吧。

[叶黄] 考虑转正吗?(中)


双杀手paro ABO AO

又名 从炮友转地下恋真刺激✘

时间线有改动

第一次写叶黄,ooc都归我

上   在这里



黄少天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执行任务时发情,就是叶修帮忙解决的。那时候他和叶修才认识了不到一个月,但从此以后他们两个就心照不宣地建立了互帮互助的长期合作。



黄少天第一次与叶修见面,是以人质的身份。



叶修是个拿钱办事的杀手,理论上无关的一切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但他从来不会以此为理由把刺杀变成屠杀。他只专注于自己的目标,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更不会漠视一个的毫无关联的生命因他惨死。



那时叶修的刺杀目标被他逼得走投无路,情急之下破窗而逃,专向人多的地方逃逸,顺手在来不及反应的闹市区中抓了个人质当挡箭牌。




那个人质实在太特别了。



人质大概比他小几岁,长相也是足以称赞的好模样。锋利的刀刃与他脆弱的喉管紧紧相贴,围观的人群在尖叫之后传来了恐慌的啜泣。




但他身为主角,脸上却完全没有理应出现的惊慌失措,短暂讶异后反而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自己的处境,眼角甚至带上了些许笑意。




当这双明亮的眼睛望过来时,叶修的从没失误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同行。



叶修微笑着回望,稳稳地将枪口对准目标的眉心,另一只手轻巧地玩着细薄的刀,将银白的冷光变幻成一团虚影。



电光火石间,虚影消失,裹挟着杀意破空而来。在目标愣神的瞬间,年轻的同行抓住机会,像蛇一样迅速从钳制中滑出,反客为主,人质变成了挟持者,挟持者变成了人质。



叶修从容不迫地扣动扳机,子弹精准地穿透眉心。围观的人逐渐变多,两人的视线交汇,同时递给对方一个欣赏的眼神,随即隐没在人群里。




本以为是萍水相逢,没过几天他们又见面了。魏琛带着得意弟子黄少天登门拜访,叶修得以仔细观察这个新人的脸。



黄少天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笑起来时露出的小巧虎牙与浅浅的梨涡很勾人视线,叶修都忍不住怀疑魏琛诱拐了一个未成年。



黄少天看上去比他兴奋得多;“哇原来你就是叶修真的好巧啊,我还想着有机会去找找两天前碰上的那个神枪手,所以你连枪系都很精通吗不愧是教科书,我还没见识过却邪呢。上次太匆忙了这次咱俩一定要好好切磋一下……”



那天他俩足足缠斗了整个下午,彼此都很尽兴。



一开始黄少天完全被叶修压制得死死的,只有被打的份。但他毫不气馁,战意反而更加旺盛,甚至有几次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试图逆转战势,未来的机会主义者初见雏形。



中间有几次短暂的休息,小话痨滔滔不绝地分析刚才的打斗,叶修逗他;“要不要转来嘉世啊,斗神天天当陪练,心不心动?”



黄少天大怒:“我对蓝雨一片忠心耿耿,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鬼!”



话虽如此,在H市的两周黄少天风雨无阻,天天跑去嘉世找叶修,目的也从一开始的PK变成了纯粹的聊天。



叶修总能从一大堆垃圾话中挑出重点,切中要害回几句。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去挠他,闹着闹着就又成了一场PK。



分别时都有些留恋,称呼也变成了“老叶”和“少天”,但下次见面的时仅仅隔了一周。



嘉世、蓝雨和百花联合围剿一个毒枭的老巢,叶修成了被敌人集火的对象,藏进了狭窄的暗柜里,耐心地在黑暗中蛰伏。



黄少天正处于发情期,事先已经打了足够剂量的抑制剂,但副作用的疲软昏沉仍旧极大限制了他的行动力。



黄少天是个Omega,分化结果出来时所有人都怀疑检验结果出错了。大家去探望黄少天时,小心翼翼地避免提起这件事,心里或多或少都为这个好苗子感到惋惜。



黄少天本人却是最看得开的一个。他大大方方地谈论自己的第二性别,竞技场上依旧能把Alpha揍到爬不起来。


他在发情期定时注射抑制剂,从不接任务,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降低了自己出现事故的可能性。



但这次是个意外,因为叶修也去。



黄少天的私心让他很想与叶修再次并肩作战,但眼下情况不妙,黄少天决定先找个暗柜避避风头再注射一剂抑制剂。



关上柜门的一刻,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他跌入了一个Alpha的怀抱里。



空气凝固了几秒,随即被异口同声的打破。



“卧槽老叶你怎么在这里呆着?”
“黄少天你是个Omega?”



叶修正处于易感期,提前也注射了不少抑制剂,打听了蓝雨和百花这次出动的人员,确信其中没有Omega。



但在这个狭窄黑暗的空间,黄少天在他的怀里试图移开却没有实际效果,布料摩擦间他们反而贴的更紧,抑制剂彻底失效,空气里的信息素成了最好的催情剂。



叶修不可避免的燥热起来,小兄弟硬邦邦的抵着黄少天的腿根。黄少天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蓝雨上下都知道他的情况,Alpha在易感期都对他避之不及,这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切的经历发情期。



黄少天体温渐渐升高,外面人声稀少,理智告诉他这是出去的最好时机。



但本能对理智的决定很不满意,叶修的信息素又合他口味,催促着黄少天向叶修索取更多。



两人僵持不动,黄少天率先打破沉默,忍下欲望故作轻松:“这样吧老叶,你先给我做个临时标记,然后咱俩赶紧出去透透气,我快被闷死了。”



回应他的是腺体处轻柔的舔舐与随之而来的尖锐刺痛,黄少天浑身一震,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下意识地握紧了叶修的手,蹭了蹭他的颈窝。


他嗅到叶修的信息素已经开始与他融合,自己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但腿根处的热意反而更盛。


他很清楚,要不是叶修自制力够强,他俩孤A寡O共处一室,早就擦枪走火了。



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也很感激叶修的体贴,试探地问:“我用手帮你解决一下?”



叶修的声息落在他的耳畔,听不出什么情绪:“咱俩先出去再说。”






TBC.

[叶黄] 考虑转正吗?(上)


双杀手paro ABO AO

又名 从炮友转地下恋真刺激✘

时间线有改动

第一次写叶黄,ooc都归我








  郑轩相信,这周之后,黄少天和叶修再搞出什么事也不能再让他惊讶了,天知道这周他到底说了多少次“压力山大”。



  事情的起源是在刚结束一个任务的第一天,郑轩本想好好睡一觉,特意准备了耳塞防止被黄少天吵醒。



结果一刻钟内寂静无声,黄少天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郑轩十分惊恐,原本混混沌沌的脑子被直接吓清醒了。



毕竟每当任务结束,黄少天永远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即使任务失败,他消沉一会儿也会很快振作起来,笑嘻嘻地开着玩笑安慰别人。



任务成功自不必说,庆功宴上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疲惫了,他却能神采奕奕地闹个通宵,天亮了才依依不舍的睡觉。



  在郑轩加入蓝雨之前,他一直对“蓝雨的剑圣是个Omega”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Omega?




到了现在,他和黄少天熟的不能再熟了,对他的锋利张扬、意气风发早已习惯,对他的直率坦荡、敏捷机警也深有体会。



但他从来没想过把黄少天与“逆来顺受”“任人宰割”联系起来,也从没见过黄少天被发情期所困扰。

 

这就显得现在的情况极其异常,黄少天怎么不说话了?




这次任务也没什么特别的,硬要说的话只是偶然碰上嘉世。双方的任务对象虽然不同,但场地却都在这个不知孕育了多少罪犯、藏匿了多少污秽的罪恶之城。




  嘉世和蓝雨在业界都很有名,作为彼此的竞争对手,虽为平常为利益偶尔摩擦,但远远谈不上深仇大恨。这次能碰上,双方都倍感意外。




叶修与喻文州进行了简短地交涉,一致同意各干各的,别帮忙也别添乱。毕竟一个在城西杀人,一个在城东放火,距离遥远,任务也不冲突,事成后直接走人,完全可以当对方不存在。




  尽管叶修从没提过自己的性别,但他毋庸置疑是个Alpha。




他大部分时间都是懒洋洋的,骨节分明的手总夹着烟,杀手该有的冷血无情被包裹的严严实实,透出来的慵懒足够麻痹敌人。




作为Alpha,他似乎没有找个Omega的打算,但也没人见过他易感期时的焦躁不安。




  就像名剑沉寂在无声的剑鞘里,一旦拔出来就是声震四方、腥风血雨。




当斗神将不可能的暗杀变成被他掌控的精巧圈套,将重重阻碍以匪夷所思的手段解决,所有人只能仰望。




  任务完成的十分顺利。黄少天身为副队,平时毫不介意与新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连小卢都敢当面拆他台,然后被他假装恼火轻拍几下。




但真到了战场,蓝雨的妖刀利刃不是浪得虚名,机会主义者的神出鬼没令人目眩神迷,隐藏的杀意更让人难有招架之力。




这次王牌剑圣精神相当不错,气场全开,从头到尾贯彻落实了速战速决这四个字。




大家本以为万事大吉提早收工,但黄少天毫无道理地提出,想在这个全是沙子的城市里玩几天,蓝雨先走就行。




更加毫无道理的是,喻文州居然连原因也没问,直接同意了。




等黄少天回来时,打完招呼后兴高采烈地说了不少风土人情,顺便滔滔不绝天南海北随便扯。





直到说的让大家再也不愿意去回想这次任务,更把黄少天的“旅游几天”忘得一干二净为止。






好巧不巧,嘉世那里也传来了点风声,叶修完成任务后,平淡地说了句我去办点事儿,你们先走吧。





苏沐橙兴高采烈地祝一路顺利,其他队员表面假意听令其实各怀鬼胎。





胆小一点的对苏沐橙旁敲侧击,没问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唯一收获的是女神毫不掩饰的冷漠;




胆大一些的干脆偷偷摸摸试图跟踪,结果毫无疑问,没跟多远就被叶队轻而易举地甩掉了。





等叶修回来时,与往常一样别无二致,但却邪锋芒凌厉,应是刚跟人打过一架。




能与叶神打架,对手也不可能是一般人,起码不是他们能比的。但双方显然都没真想你死我活,叶修身上只有完全可以忽略的擦伤。




其他人无法从叶修的脸窥见他的内心,但从苏妹子难以掩饰的好心情来看,叶修的“办点事儿”应该办得不错。




蓝雨回G市之后,黄少天一反常态,安静得很,说不太舒服就早早休息了。




蓝雨一行闹完了后,郑轩想黄少天一向爱玩爱说,现在独自一人,就打算舍命陪君子,就算被吵死也陪他过一晚。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没想到的。房间安静得像空无一人,黄少天一个人静默地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背影无端染上了些许寂寥。




郑轩不敢说话,不过他确信以黄少天的耳力一定知道他来了。




困意荡然无存,他耐心地看着黄少天身后投下的影子渐渐黯淡模糊。




黄少天开口了,声音很轻:“郑轩,你有喜欢到想跟他在一起的人吗?”




郑轩愣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没入这个行业前,我倒是有个喜欢的姑娘,她也是个Beta,也对我有意思,那时我真心实意认为,在一起好像挺不错的。




但进蓝雨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了,也不敢问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她也许已经结婚了,也许没有,反正她与我彻底没关系了。




现在的话,别提有喜欢的人了,喜欢本身对我来说就是麻烦与拖累。而且我是个Beta,无所谓的。”





黄少天还维持着那个姿势不动,时间久到郑轩怀疑他根本没听。



他终于转过身来,脸上是熟悉的笑意,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经历人不可貌相啊我今后要对轩哥刮目相看了,谢谢郑轩好队友大半夜不睡觉跑来陪我开茶话会,明天我一定为你申请一个团结互助感动人心奖。刚才不太舒服不过现在好多了打算好好睡一觉,保护郑轩公民的生命安全是我黄少天义不容辞的责任我现在送你回去吧。”




郑轩哭笑不得,坚定不移地表示不劳黄少费心便迅速溜了。




偌大的房间重归平静,黄少天下意识地摸摸后颈,腺体上的牙印清晰,烟草味清晰的宣示主权。




他以前是不抽烟的,从叶修帮忙给他每月固定的临时标记后,他也学会了吸烟来掩饰身上若有若无的烟草味。但他仍旧不喜欢抽烟,偶尔才把烟拿出来装模作样。




他不愿意承认的是,他不愿去想叶修,更不愿去想他们是不是仅仅只有炮友关系。




或者他对叶修怀着的感情到底算什么,叶修又是怎么想的,机会主义者竟然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昨天的告白一遍一遍在他耳边自动回响,那时叶修正在像之前重复了无数次那样,为结束后筋疲力尽的黄少天做临时标记。




叶修在他的腺体处犹豫不决地轻蹭着,信息素中的压迫感也在收敛。





他背对着叶修,不知道叶修到底在犹豫什么,时间久到他都想咬牙切齿地嘲讽他是不是不行了。




叶修却突然把他转过来,直视着他比一般人要浅淡的瞳孔里跃动的星光。





叶修叹了口气,声音低哑:“少天呀,要不要考虑跟我在一起?”







TBC.


打算为tag做点贡献


lof的排版弄得我没脾气了